内页-资讯
资讯 动态专题书评业界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动态

方方最新长篇小说《软埋》出版 2016-08-08

 

方方最新长篇小说《软埋》出版

我们如何面对时间的“软埋”?

著名作家方方的最新长篇小说《软埋》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将陆续登陆各大书店、网店,同全国广大读者见面。小说近二十万字,结构精巧独特,讲述了女主人公丁子桃和儿子吴青林两代人在同一段历史记忆中沉沦、追索、挣脱的故事。

一段应该了解的历史,一个不容错过的故事

《软埋》的故事情节有一横一纵两条主要线索:深陷记忆的旋涡中,女主人公丁子桃在一层又一层地狱之间向过去痛苦挣扎,这个因“土改”而彻底改变命运的女人,最终回到并将生命终止于那曾带给她毁灭性打击的瞬间。丁子桃的命运起起落落,身份数次变换,她从一个乡绅儿媳成为一个勤勉保姆,从一个失忆女人变成一个沉溺于往事没有知觉的植物人,一生充满磨难与传奇。而在与记忆平行的现实世界里,丁子桃和吴家名的儿子吴青林为解开母亲的心结和自己的困惑,始终有意无意地四处探寻那段已被时间掩埋的过往,一番机缘巧合后,当最终触及那段曾彻底改变父母二人命运的真相时,站在时间闸门前的他艰难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软埋》的故事情节跨越了五十余年,其间伤痛和宽容、失落与满足、刻骨铭心的记忆和不可挽回的遗忘不断交错、碰撞,无论选择铭记还是遗忘,这都是一段应该了解的历史,也是每一位读者都不应错过的精彩故事。

面对历史,有人选择遗忘,方方选择了记录

方方谈到《软埋》的写作时说,“站在每一个人物的角度说话,而不是站在写作者自己的角度去说一厢情愿的话。我的这部小说,只是想通过人的命运或那些导致命运转折的细微事件,来提醒人们,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

她解释了书名“软埋”的两层含义:有些人不入棺椁直接被泥土埋葬,这是一种软埋;按照民间的说法,软埋之后是不能转世的。而一个活着的人,忘却过去,忘却自己,无论是有意识地封存往事,还是下意识地拒绝记忆,也是软埋。“软埋”虽预示着难免有对历史和记忆的无奈,而方方并未回避历史真相以及对历史的反思。

“土改”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曾极大影响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生态,无数人因其改变命运。这期间无论农民、地主、乡绅、知识分子……每一个经历者都有着难以名状的悲欢苦乐。为了不再让后辈背负伤痛,很多在这个运动中有着悲惨遭遇的人,不愿意记忆或者不愿再述说自己当年的经历。此次在新作《软埋》中,方方用她特有的犀利、冷静,去追索、再现了这段历史中发生的故事,将带给读者有别于以往认知的震撼与感动。

方方一直关注现当代历史题材,也善于在历史情境中展现对人性的探索,对情感、信念的观察和思考。《软埋》整体弥漫着一种颇为悲怆的情感氛围,许多惊心动魄的情节又能激荡起浑厚的历史情怀,而这种历史的苍凉感之后,很自然地让人们在雄浑浩荡的岁月长河中反思历史,最终关注到每一个在其间随波逐流的个人。虽然绝大多数当事人出于各种原因选择了遗忘和缄默,但终归需要有人为来者讲述曾经发生的事,方方就是那个选择用笔记录的人。

《软埋》没有落入社会批判的窠臼,而是立足于更高的角度,挖掘决定人物命运、历史进程的复杂因素,找出那些蛛丝马迹然而举足轻重的细节,使作品具有强烈而独特的文学力量。

人是多面体,善恶评判交还读者

《软埋》的整个故事,无处不在体现人性的多面特质:在丁子桃最绝望无助的时候,一向忠心的佣人富童绝然抛弃了他们母子;面对已然要揭开的过往,吴青林和龙忠勇做了不同的判断和决定;而对“土改”这同一个历史事件,吴家名和刘晋源态度有天壤之别……光明和阴暗并存,了解到基本的人性,便能理解到这种种不同。

方方曾说:人性是多面体,每个人都有善的一面和恶的一面,不能简单判断是好人还是坏人。善和恶是在和个人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才显现的。历史同样是复杂的,真相始终在无数见证者的视角之间徘徊,后人无法轻易做出评判。《软埋》中写到了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性格冲突,当历史长河的洪波涌起时,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势必激发潜藏于个人心底的善与恶,方方没有站在某个人或者某个阶层的立场上进行道德判断,她以一种冷静、客观、全面的方式建构小说,将思考人性、判断善恶的权力交还读者。

在大多数人选择遗忘的时候,方方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这段历史,将她所知所感所惑所痛写出来,同时也表达着自己心情的曲折和复杂。她在后记中透露,《软埋》的创作过程一波三折,前后跨度长达三年,不仅书稿本身反复打磨修改,创作期间她所经历的战事和诸多杂芜也令人不胜其烦。不过个性率真坦荡的方方一向不会躲避困难,她一直保持着由“软埋”二字点燃的创作欲望,将长期以来的心头积淀付诸笔端。

小说的开篇写道:这个女人一直在跟自己做斗争。”如果坚持自我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斗争,那么方方同自己笔下的丁子桃一样,也是在一直斗争着,她有着坚定的处世原则,并始终捍卫自己心中不可动摇的正义。正如《软埋》里的人物那样,她已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也在按照自己的选择,认真写作,好好生活。

专家推荐

《软埋》的结构多少有些“迷宫”的味道,但卒读全篇,读者不仅没有被方方设计的这座“迷宫”所累,反倒由此似乎悟到了点啥。即便曾经的“失忆”本已逐一恢复,丁子桃所坚持的也不过只是坚决拒绝肉体的“软埋”,而那段本该还原与反思的过去却随着丁子桃的离去以及吴青林的自觉“选择”而永久地“软埋”起来。为何?不能说、说不清、还是压根就不想说?天晓得,天知道?奈何!奈何!

——潘凯雄(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著名文学评论家)

作为一部小说,《软埋》自身成了一种特殊提醒,它是对被时间软埋的历史的文学打捞。还需要说清楚的是,小说并不是要站在过去的地主或乡绅的立场上来重新看待历史,作品中对于陆氏家族发家史上的贩卖烟土、侵占田地等过程,没有回避,更没有美化,对于剿灭土匪给百姓带来的安定与和平,给予了正面和积极的评价。因此,所谓遗忘和记起,也都是在不存在离散和奔逃、现实氛围相对安定的情况下,才得以进行的。

——刘汀(《人民文学》编辑)

专题报道

APP下载